民间借贷纠纷中保证人的保证责任认定

  发布时间:2019/1/19 21:55:45 点击数:
导读: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第四条的规定,保证人为借款人提供连带责任保证,出借人仅起诉借款人的,人民法院可以不追加保证人为共同被告;出借人仅起诉保证人的,人民法院可以追加借款人为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四条的规定,保证人为借款人提供连带责任保证,出借人仅起诉借款人的,人民法院可以不追加保证人为共同被告;出借人仅起诉保证人的,人民法院可以追加借款人为共同被告。保证人为借款人提供一般保证,出借人仅起诉保证人的,人民法院应当追加借款人为共同被告;出借人仅起诉借款人的,人民法院可以不追加保证人为共同被告。

连带责任保证,是单独起诉债务人,还是保证人,抑或共同起诉债务人和保证人,由债权人选择,债权人单独诉债务人或保证人的,是否相应追加保证人或债务人为共同被告,由法院决定。但在一般保证中,出借人仅起诉保证人的,人民法院应当追加借款人为共同被告,因为在一般保证中,保证人享有先诉抗辩权。

什么是连带保证和一般保证?看看二者的区别就能理解这个条款的意思了。

一、保证人开始承担保证责任时间不同:一般保证和连带责任保证的保证责任都自保证合同生效之日起成立,但开始承担保证责任时间不同。一般保证的保证人在通常情况下以强制执行借款人财产后开始承担保证责任,而连带责任保证的保证人从民间借贷合同期满之日起开始承担保证责任。若混淆这两种时间上的差异,要求一般保证人在借款合同到期后就开始履行保证责任,在借款人有履行能力的情况下,就会影响一般保证人的实体权益;对连带责任保证人,若等到借款人“不能”履行义务时在要求其履行保证义务,就有可能影响贷款人实体权益的及时实现。

二、两者作为被告的情况不同 在诉讼中,连带责任保证的民间借贷合同纠纷,贷款人可以将借款人和保证人列为共同被告诉至人民法院,在一定条件下也可以单独先诉保证人先予偿还;一般保证的民间借贷合同纠纷,除了借款人明显出现“不能履行”的情形外,贷款人只能将借款人和保证人列为共同被告诉至人民法院,而不能将保证人单独诉至人民法院。

三、两者的诉讼时效中断情况不同  《担保法》对一般保证方式的诉讼时效中断情况作了特别规定,即在保证期限内,债权人就主债务未约定保证期限的,在主债务期限届满之日起六个月内,提起诉讼或者申请仲裁,才使用诉讼时效中断;连带责任保证以明确约定保证期间的,保证期间通常不因任何事由中断,若未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的,可因法定事由而中断。

四、两者的抗辩权不同  一般保证人享有先诉抗辩权和免责抗辩权,而连带责任保证人指享有免责抗辩权,而不享有先诉抗辩权。

五、两者在保证合同中标示不同  保证合同上明确标示一般保证的方为一般保证方式;而保证合同上未标示一般保证或者连带责任保证的,通常被视为连带责任保证。《担保法》第19条规定:“当事人对保证方式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的,按照连带责任保证承担保证责任。”但遇到下列两种特殊情况要做恰当处理:若贷款人与保证人在保证合同中约定类似借款人不能履行债务时由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这些条款的,应当认定为一般保证;若保证合同中约定保证人不享有先诉抗辩权的,视为连带责任保证。

该法律条文相关司法判例

上诉人黄某因与被上诉人吴某、原审被告甘某、官某、许某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不服某法院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

本案现已审理终

原审法院查明:甘某经黄某的介绍,向吴某借款400万元,双方于201416日签订借款协议书该协议书载明:甘某因生意周转需要,向吴某暂借短期流动资金400万元,期限一个月,即从201417日起至26日止,约定两个工作日内将款项交付到甘某指定的户名为尤某煌的农业银行卡号62×××18内。

许某、黄某为借款提供担保,约定保证方式为连带责任担保,担保范围为借款本金、利息(逾期还款的利息按法定最高利率计算)、违约金(按逾期还款每天3‰计算)、赔偿金及吴某为实现债权而支付的合理费用等内容。借款人甘某、担保人许某、黄某在借款协议书上签名并捺印。

201417日,借贷双方又签订借据一份,约定将借款转入户名尤某煌的农业银行龙海市支行榜山分理处卡号为62×××18的卡内,借款人甘某、担保人许某、黄某均在借据上签名并捺印。201417日,吴某依约将400万元转账至甘某指定的户名为尤某煌的农业银行卡号62×××18内。

另查明,甘某与官某于20131219日登记结婚,系夫妻关系。

原审法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九十条  规定:合法的借贷关系受法律保护。

甘某向吴某借款400万元,有甘某出具的借款协议书、借据和银行转账回单为据,事实清楚,证据充分,予以确认。

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甘某未按约定借款期限返还借款,吴某有权利请求随时偿还借款。

双方签订的借款协议书,对借款期限一个月的借款利息未进行约定,视为借款期限内不支付利息。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借贷案件的若干意见》第六条规定:“民间借贷的利率可以适当高于银行的利率,各地人民法院可根据本地区的实际情况具体掌握,但最高不得超过银行同类贷款利率的四倍(包含利率本数)。

超出此限度的,超出部分的利息不予保护

双方对利息和违约金的约定,应当符合该法律规定,在借款协议书第四条约定的担保条款中,双方对逾期利息、违约金进行约定,即逾期还款的利息按法定最高利率计算、违约金按逾期还款每天3‰计算,吴某对利息和违约金的诉请,最高不得超过银行同类贷款利率的四倍的法律规定,超出部分不予支持。

吴某认为应从借款之日起支付利息和违约金的请求,不予支持,应从逾期后开始计算。

吴某在法律规定的期间内要求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许某、黄某应当承担连带清偿的担保责任。

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四条  的规定,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利的,应当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但夫妻一方能够证明债权人与债务人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或者能够证明属于婚姻法第十九条第三款规定情形的除外。据此,该借款应视为甘某、官某在夫妻存续期间共同债务,甘某、官某应共同偿还。

甘某、官某、许某经原审法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视为自愿放弃诉讼权利,依法缺席审理和判决。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九十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零六条  、第二百零七条 、第二百一十一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  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四条  、《关于人民法院审理借贷案件的若干意见》第六条、《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十二条  第二款  的规定,判决:

一、被告甘某、官某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偿还原告吴某借款400万元及利息(利息从201427日起至本判决确定的还款之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规定的同期同类贷款利率的四倍计付)。

二、被告许某、黄某对上述款项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三、驳回原告吴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 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一审案件受理费44400元,由被告甘某、官某、许某、黄某负担。

宣判后,黄某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

上诉人黄某上诉称:1、被上诉人与甘某、许某、黄某签订《借款协议书》第四条的保证条款没有对保证期限做出约定,而第五条约定的是合同生效和失效的条件,没有涉及保证期间的问题。

2、根据《担保法》第26条的规定,连带保证人与债权人未约定保证期间的,保证期间为主债务履行期限届满后6个月,本案借款协议书约定借款到期日是201426日,至吴某起诉之日(2014121日),已超过六个月的保证期间。

因此,根据担保法的规定,应当免除黄某的担保责任,原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

请求撤销原审判决,改判驳回被上诉人吴某对上诉人黄某的诉讼请求。

被上诉人吴某答辩称:双方当事人签订的《借款协议书》第四条明确约定黄某对借款承担无条件的保证责任;第五条约定协议至款项还清之日失效,说明双方约定黄某承担的保证责任是至款项还清之日止,根据担保法司法解释的规定,这样的约定视为约定不明,保证期间应自主债务履行期限届满之日起两年,故本案未超过保证期间。

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原审被告甘某、官某、许某未进行答辩。

案经本院审查,对原审判决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

另查明,双方当事人于201416日签订的《借款协议书》第四条约定:黄某无条件承担保证的还款责任;第五条约定:本协议自甲(指甘某)、乙(指吴某)、丙(指许某)、丁(指黄某)四方签字盖章之日起生效,至借款本息付清自行失效。

本案双方当事人争议的主要焦点:本案上诉人黄某的保证期间是否已经超过。

本院认为:各方当事人对本案借款及担保事实均无异议,仅对担保人黄某的保证期间是否已经超过有争议。

双方当事人签订《借款协议书》,未另行签订保证协议,由保证人黄某直接在借款协议书上签名,说明该《借款协议书》既是借款协议又是担保协议,《借款协议书》的所有条款对签订协议的四方均有约束力;在《借款协议书》中虽没有在保证条款中约定保证期间,但其第五条约定至借款本息付清自行失效,该条款对保证人黄某也有约束力,该条约定的协议自行失效当然也包括保证协议自行失效,也就意味着双方约定保证责任至借款本息付清才免除。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十二条  第二款  的规定,约定保证责任直至主债务本息还清时为止视为约定不明,保证期间自主债务履行期限届满之日起两年,故黄某的保证期间应自201426日起两年,故吴某于2014121日起诉未超过保证期间。

而且,根据《借款协议书》第四条的约定,上诉人黄某承诺承担无条件担保责任,实际已放弃免责抗辩权利,现却又以保证期限超过为由要求免除保证责任,于法无据。

因此,上诉人黄某主张本案的保证期间自借款期限届满之日即201426日起开始计算6个月,至被上诉人吴某起诉之日(即2014121日)已超过6个月,黄某无需承担担保责任的上诉理由,无事实和法律依据,不予支持。

原审判决正确,应予维持。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  第一款  第(一)项  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44400元,由上诉人黄某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法律评析:上诉人黄某在《借款协议书》第四条中承诺承担无条件担保责任至还清本息止,实际上诉人黄某已放弃法定担保期限免责的抗辩权利,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十二条  第二款  的规定,约定保证责任直至主债务本息还清时为止视为约定不明,保证期间自主债务履行期限届满之日起两年,并非是六个月的法定期限,黄某现在以保证期限超过为由要求免除保证责任于法无据,所以法院按判决其应当对还款承担连带偿还责任。


上一篇:民间借贷利率约定多少才受法律保护? 下一篇:
相关文章
  • 没有找到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