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借贷纠纷立案后发现有非法集资犯罪的处理

  发布时间:2019/1/19 22:01:04 点击数:
导读:先刑事后民事是我国处理刑民交叉案件的一个重要的司法惯例,人民法院发现民间借贷行为本身涉嫌非法集资犯罪的应采取的措施是:作出驳回起诉的裁定,将涉嫌非法集资犯罪的线索、材料及时移送至侦查机关。根据最高人民法

先刑事后民事是我国处理刑民交叉案件的一个重要的司法惯例,人民法院发现民间借贷行为本身涉嫌非法集资犯罪的应采取的措施是:作出驳回起诉的裁定,将涉嫌非法集资犯罪的线索、材料及时移送至侦查机关。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五条,主要可以从三个方面进行解读。

一、裁定驳回起诉。是指人民法院依据民事诉讼法的规定,对已经立案受理的案件在审理过程中,发现原告的起诉不符合法律规定的民事案件受理条件,而对原告的起诉予以驳回的司法行为。驳回起诉所要解决的是立案受理后具有程序意义上的诉权问题,它针对的是不符合法律规定的民事案件受理条件的起诉,并非是解决的实体问题,所以这里用的是裁定驳回,如果因为处理实体问题而驳回的,是用判决驳回。

二、移送有关涉嫌犯罪的线索、材料。民间借贷纠纷刑民交叉案件的移送有两种情况:一是人民法院发现后主动移送;二是公安机关发现后要求人民法院移送。

三、当事人再行起诉的处理。审理民商事案件奉行“一事不再理”的原则,所谓一事不再理是指法院的裁判文书生效后即具有法律上的效力,当事人不得就同一事实、同一诉讼标的再行起诉。但有些情形下当事人可以就同一事实再次进行起诉,如当事人的起诉系因间借贷行为本身涉嫌犯罪而被裁定驳回,但是起诉条件的障碍经过法定程序予以消除的,此时原告以同一事实再起诉的,人民法院应予受理。

法条链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

第五条 人民法院立案后,发现民间借贷行为本身涉嫌非法集资犯罪的,应当裁定驳回起诉,并将涉嫌非法集资犯罪的线索、材料移送公安或者检察机关。

公安或者检察机关不予立案,或者立案侦查后撤销案件,或者检察机关作出不起诉决定,或者经人民法院生效判决认定不构成非法集资犯罪,当事人又以同一事实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应予受理。

人民法院立案后发现民间借贷行为本身涉嫌非法集资犯罪的相关司法判例

上诉人刘义华因与被上诉人黄洋来、深圳阳泰金融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阳泰金融公司)、深圳市金来投资担保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来公司)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不服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2016)粤0304民初xxxx民事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

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上诉人刘义华上诉请求:继续审理本案。事实与理由为:

一、《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五条规定:人民法院立案后,发现民间借贷行为本身涉嫌非法集资犯罪的,应当裁定驳回起诉,并将涉嫌非法集资犯罪的线索、材料移送公安或者检察机关。公安或者检察机关不予立案,或者立案侦查后撤销案件,或者检察机关作出不起诉决定,或者经人民法院生效判决认定不构成非法集资犯罪,当事人又以同一事实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应予受理。因犯罪嫌疑人黄洋来检察院不予批准逮捕,决定对其取保候审,并予以释放,此案民间借贷行为本身未涉嫌非法集资犯罪,因此黄洋来检察院不予批准逮捕。涉嫌非法集资犯罪并送福田区检察院起诉的全都是阳泰金融公司的管理人员,表明黄洋来作为借款人的民间借贷行为本身并未涉嫌非法集资犯罪,因此不适用先刑后民的。

二、前述规定第六条:人民法院立案后,发现与民间借贷纠纷案件虽有关联但不是同一事实的涉嫌非法集资等犯罪的线索、材料的,人民法院应当继续审理民间借贷纠纷案件,阳泰金融高管利用P2P平台进行的集资活动,形式多样,其中不乏合法的借贷关系,虽有关联但不是同一事实。黄洋来的借款是以房产抵押贷的借款合同方式进行的,是符合国家法律规定的民间借贷行为。而且黄洋来亲笔签署了编号“GHJR2015051901”的借款合同并按了指模,在借款合同上还有阳泰金融公司法人田东的签名和金来担保公司法人高智为的签名和指模,并加盖了阳泰金融的公章。黄洋来不仅知情而且亲自参与了借款。

三、黄洋来与金来公司法人高智为、阳泰金融公司法人田东在借款合同上的签名和指模证明他们不仅有关系,而且关系密切。黄洋来辩称“不存在以任何欺诈方式骗取原告的借款”借款不还,转移财产,黄洋来在被查封的过程中匆匆转移用来抵押贷款的房产。上诉人2016年4月11日前往一审法院提交民事起诉状并提起财产保全申请,黄洋来于2016年4月12日去宝安区房地产登记中心办理该房产转移,2016年4月14日仅仅两天时间就办好了该房产的更名。这是偶然的巧合还是恶意转移?重点在于,黄洋来买房的款与借款之间的关系,以及卖房款的去向,一审法院只字未提。

被上诉人未作答辩。

上诉人在一审时提出如下诉讼请求:1、被告支付未还借款920040.9元及法律规定的利息、违约金;2、本案诉讼费、担保费、保全费、律师费等一切诉讼所产生的费用均由被告承担。

一审法院查明事实:原告提交八份借款合同打印件,显示原告作为出借人与被告黄洋来作为借款人通过居间服务人被告阳泰金融公司形成借款合同关系,原告于2016年2月6日至3月18日期间出借八笔款项分别为89027元、156600元、205257元、70529元、9471元、120000元、52821元、200000元,借款期限一至三个月不等,被告金来公司显示为担保人。原告还提交了线上充值的记录及银行交易详情、工行交易记录,主张分六笔向其在被告阳泰金融公司网站账号存入出借款项分别为156600元、205252元、573200元、399900元、26800元、100元,有部分回款,尚有上述八份借款合同项下借款903705元未收回。原告提交一份2016年4月6日案情说明及2016年4月9日《致平台用户》的网页材料,主张被告阳泰金融公司相关人员涉嫌刑事犯罪被侦查,平台已瘫痪,无法归还出借人的款项。被告阳泰金融公司工商登记的股东为田东、殷某甲,法定代表人为田东。被告黄洋来称黄某甲系其亲哥哥,是被告阳泰金融公司的大股东,其提供了银行卡给黄某甲使用,但使用情况其不知情;并称被告阳泰金融公司是一个线上融资、线下放贷的平台,所有借款均系虚构,亦未支付给线上的借款人。据各方当事人陈述,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告阳泰金融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及股东田东、股东殷某甲、副总吴某甲、赵某甲、技术总监郑某甲、黄某甲均被刑事侦查。

原告及另案原告姚某甲称被告金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高智为与黄某甲、黄洋来系表兄弟关系,高智为系黄某甲安排到被告金来公司作为法定代表人的。另案被告殷某甲称被告金来公司系黄某甲安排参与到被告阳泰金融公司平台提供担保的。被告黄洋来提交2016年7月18日深圳市公安局福田分局取保候审决定书、释放证明书,显示因该局侦查被告阳泰金融公司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因犯罪嫌疑人黄洋来检察院不批准逮捕,决定对其取保候审,并予以释放。经法院查询,深圳市公安局天安派出所向法院复函,显示经审查查明,2015年3月至2016年4月,被告阳泰金融公司利用其设立的网络借贷平台“阳泰金融”网站,向不特定人吸收存款,由实际控制人黄某甲寻找借款人,先期支付借款人钱款,后以增加借款人借款数额数倍方式将借款标的放置公司营运平台吸引投资,黄某甲将吸引的多余资金除对外发放高额利息贷款外,用于个人挥霍。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涉案人员七名:黄某甲,被告阳泰金融公司实际操控人及老板;黄洋来,系黄某甲弟弟,由黄某甲用黄洋来银行账户作案;殷某甲,被告阳泰金融公司总经理、股东;田东,被告阳泰金融公司法定代表人、股东;赵某甲,被告阳泰金融公司营销中心负责人;吴某甲,被告阳泰金融公司电销部负责人;郑某甲,被告阳泰金融公司技术总监,均已移送福田区检察院起诉。另显示,本案原告提交过报案材料,系被告阳泰金融公司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案的受害人之一。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原告通过被告阳泰金融公司网站平台出借款项,实为借贷行为,该借贷行为本身涉嫌为被告阳泰金融公司及相关涉案人员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犯罪行为,司法机关正在进行刑事追诉,原告为受害人之一。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五条“人民法院立案后,发现民间借贷行为本身涉嫌非法集资犯罪的,应当裁定驳回起诉,并将涉嫌非法集资犯罪的线索、材料移送公安或者检察机关”的规定,本案应驳回起诉。另被告金来公司虽显示为担保人,但从各方当事人的陈述看,该公司系犯罪嫌疑人黄某甲设立并安排为被告阳泰金融平台借款提供担保,被告金来公司提供担保的行为本身亦涉嫌为犯罪行为的一部分。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三条第二款所称之“担保人”,应是指实质上与涉嫌非法集资犯罪无关的人,被告金来公司不属于该条所称之担保人。因此,涉案纠纷中,无论出借人对借款人还是担保人提起民事诉讼,都因被告的行为本身涉嫌犯罪,而应予驳回。原告申请追加殷某甲、李潘潘、田东、高智为、丁小梅、黄某甲为被告,并无必要,不予准许。

综上,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  第(四)项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百零八条  第三款  的规定,裁定:驳回原告刘义华的起诉。一审案件受理费13001元、保全费5000元(已由原告预交),法院收取保全费5000元,案件受理费13001元,待本裁定生效后全部退还原告。

本院经审查认为:经公安机关确认,被上诉人阳泰金融公司及其实际控制人黄某甲等实施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行为,本案的其他被上诉人黄洋来、金来公司均不同程度参与这一犯罪行为,本案所涉借款系上诉人通过阳泰金融公司设立的P2P平台这一犯罪工具达成,本案纠纷明显涉嫌犯罪,公安机关已立案侦查,上诉人亦曾作为受害人报案,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五条的规定,人民法院立案后,发现民间借贷行为本身涉嫌非法集资犯罪的,应当裁定驳回起诉,并将涉嫌非法集资犯罪的线索、材料移送公安或者检察机关。一审法院据此裁定驳回起诉,合法有据,本院予以维持。上诉人上诉称被上诉人黄洋来已被释放,故本案仍可进行民事审理,但本案所涉借款整个过程均涉嫌犯罪,并不能以其中某一当事人未被追究刑事责任而改变性质,本院应经刑事程序处理。综上所述,本案不属于人民法院受理民事诉讼的范围,原审法院驳回上诉人的起诉,适用法律正确,本院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  第一款  第(一)项  的规定,裁定如下: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上一篇:网络贷款平台(P2P)在民间借贷中担保责任的认定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