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借人指示第三人代为履行向借款人交付所借款项的合同是否成立

  发布时间:2019/1/19 22:03:23 点击数:
导读:出借人向借款人出借的款项一定要出借人亲自交付吗?不一定,民间借贷关系中经常会发生由出借人所借出的款项是由第三方代为支付,出借人指示第三人向借款人交付款项法律上称之为代为履行,一般情况下也是出借人与第三人

出借人向借款人出借的款项一定要出借人亲自交付吗?不一定,民间借贷关系中经常会发生由出借人所借出的款项是由第三方代为支付,出借人指示第三人向借款人交付款项法律上称之为代为履行,一般情况下也是出借人与第三人之间也存在一定的债权债务关系,如第三人欠有出借人的款项已到期,此时出借人可以直接指示批三人向借款人交付。出借人和借款人只要在借条或借款合同中注明或以其他明确的方式表明即可。但是实践中如果未在借条或借款合同中表明借出款项是指示第三方支付的,第三方支付后借款人以未收到借款为由不还款怎么办,这时最主要的证据就是第三方向借款人支付的凭证和第三方的证言,这可以直接证明委托支付关系,所以在实践当中最好不要委托他人代为支付借出的款项,如果确实需要这样的,也应当在借条或借款合同中明确表明,否则的话届时一旦借款人不还款的,出借人要想成功要回款项的就只能依赖第三方的证言了,这样诉讼的风险将大大增加。

出借人委托第三方支付借出款项的司法判例

原告诉称:2013年8月15日,被告以生意资金周转困难为由向原告借款120万元,但由于被告到期没有能力还清借款,尚欠原告99万元。2015年1月19日,被告向原告请求延长借款期限,并以其名下的生产设备为抵押担保。为此,原、被告签订《抵押借款合同》,约定贷款到期日为2016年1月19日,借款利率为月息2%。同时,双方于2015年1月19日在东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某分局办理动产抵押登记。《抵押借款合同》签订后,被告没有向原告支付2015年1月20日至2015年2月19日期间的利息。为此,原告前往被告所在地,发现被告已停止生产经营,并了解到被告法定代表人因涉嫌犯罪被刑事拘留。原告认为被告已没有能力继续履行《抵押借款合同》,因此起诉,诉讼请求为:1、判令被告向原告返还借款本金99万元及利息19800元(按月息2%计算,自2015年1月20日起计至实际清偿之日止,暂计至2015年2月19日为19800元);2、判令原告对被告提供的抵押物享有优先受偿权;3、判令被告承担原告为实现债权而支付的律师费20000元;4、诉讼费用由被告负担。原告向本院提供的证据有:身份证1份、营业执照1份、组织机构代码证1份、抵押借款合同1份、股东决议1份、动产抵押登记书1份、委托代理合同1份、代理费发票1份、IC卡开卡信息明细1份、转账交易明细1份。

被告辩称:一、原告起诉前,第三人也向原告主张债权,经被告到银行查证,涉案借款并不是原告借出,原告向被告主张借款99万元无法律依据,请法院依法驳回。二、关于原告主张的诉讼请求,被告实际上根本没有向原告借过任何款项,2013年8月15日没有与原告签订过借款协议。郭经明才是借款人,申世财是担保人,相应的借款协议是郭经明与申世财及第三人签订,而非被告签订,后来第三人将款项汇给申世财的账户。三、由于第三人出借给郭经明的款项收款人是申世财,所以每个月利息是申世财以转账的方式偿还给第三人,没有向原告还款。四、2015年1月19日,涉及的款项不存在真正的债权,原告与被告签订的抵押借款合同的款项没有真实存在,借款抵押合同签订是因为被告的法定代表人申世财涉嫌诈骗,原告在2015年1月份找到申世财要求就第三人汇给申世财账户的借款以被告的名义签订借款,威胁申世财办理,如不办理,便让申世财因诈骗案去坐牢。因当年第三人出借款项时原告在场,申世财误以为借款原告也有份。所以申世财被迫签订并办理设备抵押,原告与被告主张的借款没有法律效力。被告向本院提供的证据有:还款的银行流水短信记录1份。第三人述称:120万元是我借给被告的,不是原告借给被告的。我会另案要求被告偿还款项。第三人向本院提供的证据有:借据1份。

法院查明:2015年1月19日,被告召开股东会并达成决议:“一、公司因经营需要,同意公司向洪少波借款,并同意向借款人支付因借款而产生的费用。二、同意本公司向洪少波所借款项汇至申世财指定的账号上。三、同意本公司以自有的机器设备用作借款抵押担保并同意到东莞市某区工商管理局办理动产抵押登记”。同日,原告与被告签订《抵押借款合同》,第一段约定“乙方(注:指被告鑫源公司)因经营需要,曾于2013年8月15日与甲方(注:指原告洪少波)签订借款协议,由乙方向甲方借款人民币120万元,此款已由甲方委托刘红阳将借款汇至乙方指定的账户上。截止至2015年1月19日止,经甲、乙双方确认,乙方尚欠甲方借款本金人民币99万元(大写玖拾玖万元整)。第二段约定“现甲方体谅乙方经营周转困难,且乙方向甲方提出展期申请,现甲、乙双方经协商一致订立抵押借款合同如下:……”。

双方并约定借款期限自2015年1月20日起至2016年1月19日止,借款利率为月息2%。

双方并约定被告于借款到期之日一次性偿还本金给原告,若逾期偿还,则被告同意向原告支付相应的违约金及因诉讼所产生的律师费或诉讼费等一切费用,违约金的具体计算标准为:借款本金×2‰×逾期还款付息的天数。被告为保证按期偿还借款,自愿将其机器设备作为抵押物抵押给原告,抵押期限为2015年1月20日至2018年1月19日止。2015年1月19日,原告与被告到东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某分局办理了动产抵押登记,《动产抵押登记书》的登记编号为0750某20150119023,该登记书记载了相应的抵押物名称、数量、型号等概况。

庭审中,原告述称口头委托第三人借出了款项给被告,第三人则否认委托关系,第三人认为自己才是出借人。另查明,2015年2月11日,原告与广东泓科律师事务所签订《委托代理合同》,原告委托该所处理本案纠纷,代理费为20000元。同日,该所以“顾问费”的名义向原告收取了20000元。

法院认为:本案系民间借贷纠纷。原告诉称借出了款项给被告,第三人则述称款项是其借给被告的,究竟是谁出借款项给被告,原告与第三人之间存在争执。从《股东会决议》来看,该决议内容是被告决定向原告借款,被告知道借款来源于原告;从《抵押借款合同》主文第一段来看,借款最初发生于2013年8月15日,当时借款金额为120万元,款项是原告委托第三人汇至被告的账户上,后来偿还过一部分,至2015年1月19日止,还拖欠本金99万元;从《抵押借款合同》第二段内容来看,这份《抵押借款合同》属于对原先借款协议的展期,并且增加了设定抵押的双方意思表示。由上可见,自2013年8月至2015年1月,在长达一年半的时间里,被告均稳定地认可借款来源于原告,稳定地认可原告委托第三人将借款借出给自己。从《抵押借款合同》的行文内容可见,在此期间,被告向原告偿还了21万元,因此可以认定原告与被告之间的借贷关系成立。相反,第三人虽然述称120万元是其借给了被告,但双方之间没有签订书面借款合同,在2013年8月借出之后至2015年1月长达一年半的时间里,被告稳定地自认为真正的出借人为原告,在此情形下,被告如果认为真正的出借人是第三人,理当不会再向原告偿还借款并且在2015年1月19日签订合同。因此,第三人述称款项是其个人借出给被告,显然证据不足,本院不予采信。至于原告与第三人之间存在的款项往来纠纷如何解决,则属于另一个法律关系,双方应当另行处理,本案不作调整。关于原告能否提前起诉的问题。《抵押借款合同》第一条约定借款期限为2015年1月20日起至2016年1月19日,借款利率为月息2%。据合同的约定,合同履行期限尚未届满,原告于2015年2月11日提起诉讼属于行使合同解除权的行为。庭审中,原告认为约定月息2%就是按月支付利息,被告逾期支付利息构成违约,原告因此可以要求提前还款。另外,约定年息不等同于每年支付一次利息,约定月息不等同于每月支付一次利息,约定日息也不等同于每日支付一次利息,原告认为约定月息就是按月支付利息没有理据,本院不予采信。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零五条  的规定,“……对支付利息的期限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依照本法第六十一条  的规定仍不能确定,借款期间不满一年的,应当在返还借款时一并支付;借款期间一年以上的,应当在每届满一年时支付”原、被告双方没有就利息的支付时间达成补充协议,也没有形成交易习惯,故被告应当在返还借款时一并支付利息给原告。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三条  、第九十四条  的规定,原告行使合同解除权的基础,要么基于合同双方协商一致,要么符合法定的解除条件,如果都不符合这些情形,则原告无权解除合同。原告于起诉状中诉称被告已停止生产经营,并称申世财已被刑事拘留,而在诉讼过程中,原告未能提供证据证明这些事实,原告的起诉显然不符合法定解除合同的条件,原告提前起诉没有事实与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  第一款  、第一百三十四条  第一款  的规定,判决如下:驳回原告洪少波的全部诉讼请求。

本案受理费14288元,财产保全费5000元,合计19288元,由原告洪少波负担。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广东省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并在递交上诉状之日起七日内预交上诉受理费。


法律评析:上述案例中也是出借人委托(第三方)他人支付所借出款项,从后来的诉讼中可以看出第三方事后否认是受委托支付借款款项的,幸好事先在相关协议里面有明确的约定,否则出借人的权利可能难以维护了,尽管出借人的诉讼请求未得到支持,但并非是无借款的事实,而是因为借款未到期因而未得到法院支持,出借人所借出的款项是委托第三方支付的这一事实已得到法院确认,等借款到期后出借人可以再另行起诉即可。


上一篇:民间借贷纠纷立案后发现有非法集资犯罪的处理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