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借条没有转账凭证,可以向法院起诉吗?

  发布时间:2019/1/19 22:04:58 点击数:
导读:一般情况下认为有了借条、欠条等债权凭证就法院就一定会支持你的诉讼请求,其实这是完全错误的观念,在下面的这个案例中被告主张的是赌债并没有证据证明,但原告在仅有债权凭证的情况下,不能对借款的细节进行很好合理

一般情况下认为有了借条、欠条等债权凭证就法院就一定会支持你的诉讼请求,其实这是完全错误的观念,在下面的这个案例中被告主张的是赌债并没有证据证明,但原告在仅有债权凭证的情况下,不能对借款的细节进行很好合理的说明,实际生活当中也有借款后由于时间久远等因素,也存在一此记忆不准确的情形,万以碰到不守诚信的小人,再以是赌债等非法理由抗辩,又无其它凭证相互印证,估计就算要回了钱也让你气得头大。所以对于借款不但要有借条,还一定要通过第三方转账支付才是最明智的。

民事诉讼实行“谁主张谁举证”的举证规则,与民事诉讼法及其司法解释的规定完全一致。借据、借条、收据、欠条等债权凭证不是民间借贷关系成立的充分条件,若凭现有证据不能确定借贷关系是否成立的,依法应由主张借贷关系成立的出借人承担举证责任。同时,借据、收据、欠条等债权凭证等更不是民间借贷合同生效的唯一条件或依据,若被告抗辩未收到借款且抗辩合理,或者当是否提供借款真伪不明时,应由出借人承担举证责任。所以此时赋予了法官一定的自由裁量权,如果法官结合借贷金额、款项交付、当事人的经济能力、当地或者当事人之间的交易方式、交易习惯、当事人财产变动情况以及证人证言等事实和因素确信借贷事实确实发生的,可以判决被告承担偿还责任。对此为降低风险及减少不必要的麻烦,减轻举证责任,建议尽可能地通过银行转账的方式提供借款,特别是巨额借款确有必要通过银行转账。


相关司法判决

原审查明:舒某从自己的姐姐舒某(又名舒小某)处得到一张借条,借条上载明借款人文某,落款时间为2015年1月18日。2016年1月27日,舒某以该借条为证据诉至法院,要求文某偿还借款并承担利息。

原审认为:本案争议焦点是舒某与文某之间是否形成民间借贷关系。结合本案中的证据及双方当事人的陈述,舒某没有充分证据证明其与文某之间存在民间借贷法律关系,具体理由如下:一、舒某与文某互不认识,在一审开庭之前双方从未见过面,借条是舒某从自己的姐姐舒某手中得到,舒某自己并没有将借条中的30000元实际支付给文某。二、文某辩称是因为与舒某的赌债而写下的借条,文某并不认识借条上写的舒某,文某未向舒某或者舒某借钱。舒某仅向法庭提交了涉案30000元的书面借条,至于该30000元是如何交付给文某的,舒某不知晓,亦未提供其他证据证明自己的姐姐舒某将属于舒某的30000元实际出借给文某。综上,在仅有一张借条,舒某无法提供其他必要的事实依据以证明借贷关系存在的情况下,依据相关法律规定,舒某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对舒某的诉讼请求,应不予支持。

原审法院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  之规定,判决:驳回舒某的诉讼请求。

一审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275元,由舒某负担。


宣判后,舒某不服,提出上诉称:一、原审法院认定事实错误。上诉人将30000元放在其姐舒某处,舒某将30000元以舒某名义借给文某,文某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该借款行为没有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其行为应当合法有效,一审判决却不予认可,明显是对事实的认定错误。二、一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对法条理解错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是2015年9月1日起施行,本案中的借贷关系发生是2015年1月18日,根据法不溯既往的原则,一审判决依照其第十六条的规定驳回上诉人的诉讼请求,明显适用法律错误。且文某在本案中并没有提供任何证据,一审法院适用该规定十六条做出判决,明显是对法条理解错误。请求:撤销某号民事判决,并按照一审上诉人诉讼请求重新改判,或者将本案发回重审。

文某二审答辩称:1、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正确。本案中,答辩人与舒某并不认识,这违背了民间借贷的常识,舒某提供不了30000元借款的来源,不能印证借款的事实成立。舒某除了借条外,没有其他证据证明将30000元给了答辩人。因此,一审判决书认定事实清楚,判决得当。2、一审法院引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没有错误。最高法院规定,对于2015年9月1日以后新受理的一审案件,适用新司法解释。本案是2016年1月27日立案,当然适用该司法解释。该案中,答辩人与被答辩人开庭前并不认识,当然就没有任何往来,更不会有经济往来,被答辩人认可与答辩人互不认识这一事实,所以答辩人已经在本案中提供了合理主张。二审期间,各方当事人均未提交新的证据。二审查明的事实与一审认定的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关于本案法律适用的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于2015年9月1日施行,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认真学习贯彻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的通知的文件精神,《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施行后,新受理的一审案件适用上述规定。本案于2016年1月27日立案,一审法院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对本案进行审理,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确认。

关于舒某与文某的借贷关系。本案系民间借贷纠纷,自然人之间的借款合同为实践性合同,借款合同自出借人提供借款时才生效,虽有借条但未实际出借款项的,借款合同不生效。借条虽然可以作为确定借贷关系,认定借款事实的初步证据,但并不必然证明有借款事实存在。本案中,文某出具给舒某的借条中载明:今借到舒某人民币叁万元整。舒某在本案诉讼前与文某并不认识,该借款未约定借款利息,不合常理。文某对借款的事实予以否认,称该30000元借款系与舒某之姐舒某因赌博而产生的赌债,舒某未提供借款。在文某否认舒某提供借款的情况下,舒某应对向文某提供借款的事实进行举证证明。在一、二审中,舒某对于借款时间、借款交付过程等借款细节,未能进行合理说明,亦未能向法院提供向文某打款的银行凭据或其他证据证实借款事实的发生,只是辩称该借款是通过其姐舒某向文某提供,但本案的关键证人舒某也未到庭对本案的借款细节进行说明。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六条的规定:“原告仅依据借据、收据、欠条等债权凭证提起民间借贷诉讼,被告抗辩已经偿还借款,被告应当对其主张提供证据证明。被告提供相应证据证明其主张后,原告仍应就借贷关系的成立承担举证证明责任。

被告抗辩借贷行为尚未实际发生并能做出合理说明,人民法院应当结合借贷金额、款项交付、当事人的经济能力、当地或者当事人之间的交易方式、交易习惯、当事人财产变动情况以及证人证言等事实和因素,综合判断查证借贷事实是否发生”。舒某所提供的证据不能证明向文某提供了30000元借款事实,应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故舒某要求文某偿还30000元借款及利息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综上所述,原判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判决结果得当,应予维持。舒某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据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  第一款  第(一)项  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550元,由舒某承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法条链接: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六条:原告仅依据借据、收据、欠条等债权凭证提起民间借贷诉讼,被告抗辩已经偿还借款,被告应当对其主张提供证据证明。被告提供相应证据证明其主张后,原告仍应就借贷关系的成立承担举证证明责任。被告抗辩借贷行为尚未实际发生并能做出合理说明,人民法院应当结合借贷金额、款项交付、当事人的经济能力、当地或者当事人之间的交易方式、交易习惯、当事人财产变动情况以及证人证言等事实和因素,综合判断查证借贷事实是否发生。


上一篇:出借人指示第三人代为履行向借款人交付所借款项的合同是否成立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