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法网络侵权纠纷案件的司法解释

  发布时间:2015-8-23 21:31:16 点击数:
导读:​最高法院昨天发布《关于审理利用信息网络侵害人身权益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以下简称《规定》),该《规定》今天开始施行。同时,最高法院还公布了8起利用信息网络侵害人身权益的典型案例。运…

 

    最高法院昨天发布《关于审理利用信息网络侵害人身权益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以下简称《规定》),该《规定》今天开始施行。同时,最高法院还公布了8起利用信息网络侵害人身权益的典型案例。

    运营商:推荐侵权信息要担责

    目前,互联网行业已经进入了内容、社区和商务高度结合的形态,由于海量信息,被侵权人把运营商告到法院后,运营商总以“不知道”侵权内容为由,要求适用“避风港原则”,拒绝承担责任。

    如何判断运营商是否对侵权内容“知情”,成为了法院判断案件走向的关键——如果司法裁判中认定的标准过严,会造成运营商承担责任过重,经营负担加大,进而影响合法信息的自由传播,不利于互联网的发展;如果司法裁判中的标准过宽,则会导致运营商怠于履行必要的注意义务,放纵甚至主动实施侵权行为。

    对此,《规定》列举出7种情况,以此综合考虑判断运营商是否“知道”:网络服务提供者是否以人工或者自动方式对侵权网络信息以推荐、排名、选择、编辑、整理、修改等方式作出处理;网络服务提供者应当具备的管理信息的能力,以及所提供服务的性质、方式及其引发侵权的可能性大小;该网络信息侵害人身权益的类型及明显程度;该网络信息的社会影响程度或者一定时间内的浏览量;网络服务提供者采取预防侵权措施的技术可能性及其是否采取了相应的合理措施;网络服务提供者是否针对同一网络用户的重复侵权行为或者同一侵权信息采取了相应的合理措施;与本案相关的其他因素。

    自媒体:“大V”注意义务更高

    “现在微信、微博很多,但原创的东西不太多,转载侵权发生比较多。”最高法院民一庭副庭长姚辉说。

    针对这些特征,《规定》要求:法院认定网络用户或者网络服务提供者转载网络信息行为的过错及其程度时,应当综合以下因素:转载主体所承担的与其性质、影响范围相适应的注意义务;所转载信息侵害他人人身权益的明显程度;对所转载信息是否作出实质性修改,是否添加或者修改文章标题,导致其与内容严重不符以及误导公众的可能性。

    “认定转载者承担责任的一个非常重要的要件就是‘过错’。什么是过错?简单来说就是明知不能转还转。”姚辉进一步介绍道:“判断过错的一个前提就是‘注意义务’,‘注意义务’越大,承担责任就越大,比如‘大V’的注意义务就比一般人高。一个‘大V’拥有众多粉丝,就应当知道一条信息发出去会影响多少人,影响力有多大,所以‘大V’在法律义务上有更高的注意力,更应该谨慎。”

    网络水军:承担连带责任

    《规定》还明确了非法删帖、网络水军等互联网灰色产业的责任承担问题。

    实践中,以非法删帖服务为代表的互联网灰色产业之所以存在,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互联网技术的不对等性,发布侵权信息的网络用户或者网络服务提供者往往具备技术优势。《规定》从民事责任角度对这些行为作出规制:被侵权人与构成侵权的网络用户或者网络服务提供者达成一方支付报酬,另一方提供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等服务的协议,法院应认定为无效。擅自篡改、删除、屏蔽特定网络信息或者以断开链接的方式阻止他人获取网络信息,发布该信息的网络用户或者网络服务提供者请求侵权人承担侵权责任的,法院应予支持。接受他人委托实施该行为的,委托人与受托人承担连带责任。

    另外,《规定》还明确了“网络水军”的责任:雇佣、组织、教唆或者帮助他人发布、转发网络信息侵害他人人身权益,被侵权人请求行为人承担连带责任的,法院应予支持。

    但是,侵权信息往往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被侵权人可能连侵权人都找不到,又怎么追责众多的网络水军呢?

    对此,《规定》把这个责任“交给”了运营商:原告起诉网络服务提供者,网络服务提供者以涉嫌侵权的信息系网络用户发布为由抗辩的,法院可以根据原告的请求及案件的具体情况,责令网络服务提供者向法院提供能够确定涉嫌侵权的网络用户的姓名(名称)、联系方式、网络地址等信息。无正当理由拒不提供的,法院可以对网络服务提供者采取处罚等措施。

    两大亮点  

    除了划分侵权责任外,《规定》还在保护个人信息和被害人权益方面做出规定。

    犯罪记录也不能随便公开

    在互联网时代,个人信息尤其是个人电子信息的保护正面临着诸多挑战。个人信息的收集几乎无处不在,个人信息的内涵越来越丰富,范围越来越广。基于这些背景,《规定》明确:网络用户或者网络服务提供者利用网络公开自然人基因信息、病历资料、健康检查资料、犯罪记录、家庭住址、私人活动等个人隐私和其他个人信息,造成他人损害,被侵权人请求其承担侵权责任的,法院应予支持。

    但是,下列情形除外:经自然人书面同意且在约定范围内公开;为促进社会公共利益且在必要范围内;学校、科研机构等基于公共利益为学术研究或者统计的目的,经自然人书面同意,且公开的方式不足以识别特定自然人;自然人自行在网络上公开的信息或者其他已合法公开的个人信息;以合法渠道获取的个人信息;法律或者行政法规另有规定。

    被侵权人最高获赔50万元

    针对司法实践中出现的违法成本过低,维权成本高的问题,《规定》明确:被侵权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可以认定为侵权责任法规定的财产损失,合理开支包括被侵权人或者委托代理人对侵权行为进行调查、取证的合理费用。法院根据当事人的请求和具体案情,可以将符合国家有关部门规定的律师费用计算在赔偿范围内。被侵权人因人身权益受侵害造成的财产损失或者侵权人因此获得的利益无法确定的,法院可以根据具体案情在50万元以下的范围内确定赔偿数额。

    这一规定有利于遏制网络侵权行为的蔓延,进而实现网络环境规范有序。

    延伸阅读  

    8起利用信息网络侵害人身权益的典型案例

    1 徐大雯与宋祖德、刘信达侵害名誉权民事纠纷案

    ——精神损害赔偿应与侵权人的过错程度相适应

    2008年10月18日凌晨1时许,著名导演谢晋因心源性猝死,逝世于酒店客房内。次日至同年12月,宋祖德向其开设的多个博客上分别上传了多篇文章,称谢晋因性猝死而亡、谢晋与刘××在海外育有一个重度脑瘫的私生子等内容。同时,刘信达也在其开设的博客上上传文章,称谢晋事件是其亲眼目睹、其亲自到海外见到了“谢晋的私生子”。随后,多家媒体通过电话采访了宋祖德、刘信达,二人均称前述文章其有确凿证据。    徐大雯以宋祖德、刘信达侵害谢晋名誉为由起诉,请求停止侵害、撤销博客文章、在相关媒体上公开赔礼道歉并赔偿经济损失10万元和精神损害抚慰金40万元。

    上海市静安区法院一审认为,宋祖德、刘信达构成共同侵权,诽谤文章在谢晋逝世的次日即公开发表,使谢晋的名誉在更大范围内遭到不法侵害,使谢晋遗孀徐大雯身心遭受重大打击。综上,判决宋祖德、刘信达承担停止侵害、在多家媒体上刊登向徐大雯公开赔礼道歉的声明,并赔偿徐大雯经济损失28万余元。宋祖德、刘信达不服上诉,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维持原判,驳回上诉。

    2 蔡继明与百度公司侵害名誉权、肖像权、姓名权、隐私权纠纷案

    ——不宜仅以侵权信息的出现即认定网络服务提供者知道侵权事实的存在

    原告蔡继明作为政协委员公开发表假日改革提案后,引起社会舆论关注。网络用户于百度贴吧中开设“蔡继明吧”,发表了具有侮辱、诽谤性质的文字和图片信息,且蔡继明的个人手机号码、家庭电话等个人信息也被公布。 蔡继明起诉百度公司要求删除侵权信息,关闭蔡继明吧、披露发布侵权信息的网络用户的个人信息以及赔偿损失。

    北京市海淀区法院一审认为,百度贴吧服务是以特定的电子交互形式为上网用户提供信息发布条件的网络服务,法律并未课以网络服务商对贴吧内的帖子逐一审查的法律义务,因此,不能因在网络服务商提供的电子公告服务中出现了涉嫌侵犯个人民事权益的事实就当然推定其应当“知道”该侵权事实,而“蔡继明吧”只是公众舆论对公众人物和公众事件发表言论的渠道,因此,关闭蔡继明吧的请求法院不予支持。 此外,百度当庭表示在技术上可以提供侵权发布者的信息,法院对此予以支持。

    该案二审时,北京市一中院认为,百度怠于履行事后管理的义务,致使网络用户侵犯蔡继明的损害后果扩大,应当承担相应侵权责任,判令百度赔偿蔡继明精神抚慰金10万元。

    3 北京金山安全软件有限公司与周鸿祎侵犯名誉权纠纷案

    ——公众人物发表网络言论时应承担更大的注意义务

    2010年5月25日至27日期间,周鸿祎(奇智软件(北京)有限公司董事长)在其多个微博上发表多篇博文,内容涉及“揭开金山公司面皮”、“微点案”、“金山软件破坏360卫士”等。金山公司认为这些微博虚构事实、恶意诽谤,诋毁原告商业信誉及产品信誉,因此,请求周鸿祎停止侵害,致歉并赔偿经济损失1200万元。

    北京市海淀区法院一审认为,微博与正式媒体相比,言论随意性更强、主观色彩更加浓厚,对其言论自由的把握尺度也更宽。对微博言论是否构成侵权,应当综合考量发言人的具体身份、言论的具体内容、相关语境、受众的具体情况、言论所引发或可能引发的具体后果等加以判断。周鸿祎作为金山公司的竞争对手奇虎360公司的董事长,且是新浪微博认证的加“V”公众人物,拥有更多的受众及更大的话语权,应当承担比普通民众更大的注意义务。据此,法院判决周鸿祎停止侵权、删除相关微博文章,发表致歉声明,并赔偿原告经济损失8万元。二审法院改判赔偿经济损失5万元。

    4 赵雅芝与上海琪姿贸易有限公司、上海诺宝丝化妆品有限公司侵害姓名权纠纷、肖像权纠纷案

    ——被侵权人的影响力是判断经济损失的重要因素

    2005年5月16日,赵雅芝与诺宝丝公司签订《形象代言协议书》,约定赵雅芝允许诺宝丝公司合法使用其肖像为VZI系列化妆品进行广告宣传,合约有效期为2005年7月31日至2006年7月31日,诺宝丝公司支付港币80万元作为酬金等。2012年1月9日,被告琪姿公司与被告诺宝丝公司签订协议书,约定诺宝丝公司确认琪姿公司为“VZI氧疗系列产品”上海区域的独家总代理商;诺宝丝公司向琪姿公司提供品牌代言人赵雅芝等六大明星为“VZI”产品制作的影响广告宣传资料;协议有效期自2012年1月9日至2013年1月8日等内容。2012年,琪姿公司在其经营的网站上使用赵雅芝的姓名、肖像等。赵雅芝起诉请求两被告停止使用其姓名及肖像、公开赔礼道歉并赔偿经济损失95万元及精神抚慰金5万元。

    上海市浦东区法院认为,诺宝丝公司未经赵雅芝同意,无权在双方协议约定期届满后继续使用其姓名和肖像,也无权授权他人使用,两被告的行为侵犯了原告的姓名权和肖像权。原告作为影视明星,其姓名和形象在中国大陆具有较高知名度,加之原告良好的外形和在公众中所产生的良好声誉,使用其姓名和形象对相关产品进行宣传可提升该产品的影响力和可信度,对该产品的生产商或销售商亦可带来实际的利益。据此,法院结合琪姿公司在网站上使用原告姓名和肖像的时间长短、对原告造成的影响范围、其行为的过错程度等综合因素,酌情确定被告琪姿公司应赔偿原告损失25万元,诺宝丝公司承担连带责任。

    5 范冰冰与毕成功、贵州易赛德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侵犯名誉权纠纷案

    ——“影射”者的责任:从信息接受者的视角判断

    2012年5月19日,香港《苹果日报》刊登一篇未经证实的关于内地影星章子怡的负面报道。2012年5月30日毕成功转发并评论其于2012年3月31日发布的微博。主要内容是,前述负面报道是“Miss F”组织实施的。2012年5月30日19:10,易赛德公司主办的黔讯网新闻板块之“娱乐资讯”刊登了《编剧曝章子怡被黑内幕,主谋范冰冰已无戏可拍》一文,以前述微博内容为基础称:“……知名编剧毕成功在其新浪微博上揭秘章子怡被黑内幕,称范冰冰是幕后主谋……” 之后,易赛德公司刊载的文章以及毕成功发表的微博被广泛转发、转载,新浪、搜狐、腾讯、网易等各大门户网站以及国内各知名报刊均进行了相关转载及衍生性报道,致使网络上出现了大量对于范冰冰的侮辱、攻击性言论及评价。范冰冰起诉,请求易赛德公司和毕成功停止侵权、删除微博信息、公开赔礼道歉并赔偿精神抚慰金50万元。毕成功则辩称,“Miss F”指的是在美国电影《致命契约》中饰演“Clary Fray”的美国女演员莉莉·科林斯(Lily collins)。

    北京市朝阳区法院和第二中级法院认为,在一定情况下,毁损性陈述有可能隐含在表面陈述中(即影射),这时并不要求毁损性陈述指名道姓,只要原告证明在特定情况下,具有特定知识背景的人有理由相信该陈述针对的对象是原告即可。综上,毕成功和易赛德公司应分别承担赔礼道歉、赔偿精神抚慰金3万元和2万元的责任。

    6 王某与张某、北京凌云互动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海南天涯在线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侵犯名誉权纠纷系列案

    ——媒体报道应当尊重个人隐私

    王某与死者姜某系夫妻关系,双方于2006年2月22日登记结婚。2007年12月29日,姜某从自己居住楼房的24层跳楼自杀身亡。

    姜某生前在网络上注册了名为“北飞的候鸟”的个人博客,并进行写作。在自杀前2个月,姜某关闭了自己的博客,但一直在博客中以日记形式记载了自杀前两个月的心路历程,将王某与案外女性东某的合影照片贴在博客中,认为二人有不正当两性关系,自己的婚姻很失败。姜某的日记显示出了丈夫王某的姓名、工作单位地址等信息。姜某在2007年12月27日第一次试图自杀前将自己博客的密码告诉一名网友,并委托该网友在12小时后打开博客。在姜某于2007年12月29日跳楼自杀死亡后,姜某的网友将博客密码告诉了姜某的姐姐,姐姐将姜某的博客打开。张某系姜某的大学同学,得知姜某死亡后,张某于2008年1月11日注册了非经营性网站,名称与姜某博客名称相同,即“北飞的候鸟”。在该网站首页,张某介绍该网站是“祭奠姜某和为姜某讨回公道的地方”。张某、姜某的亲属及朋友先后在该网站上发表纪念姜某的文章。张某还将该网站与天涯网、新浪网进行了链接。还有部分网民到王某家庭住址处进行骚扰,在门口刷写、张贴“逼死贤妻”、“血债血偿”等标语。

    大旗网系由凌云公司注册管理的经营性网站。在姜某死亡事件引起广泛关注后,大旗网于2008年1月14日制作了标题为《从24楼跳下自杀的MM最后的BLOG日记》的专题网页。

    王某分别起诉张某、凌云公司、天涯在线,请求停止侵害、删除信息、消除影响、赔礼道歉并赔偿精神抚慰金。

    北京市朝阳区法院认为,公民的个人感情生活包括婚外男女关系均属个人隐私。张某披露王某的个人信息行为侵害了王某的隐私权。凌云公司在其经营的大旗网上对关于该事件的专题网页报道未对当事人姓名等个人信息和照片进行技术处理,侵害了王某的隐私权并导致王某的名誉权遭受损害,应当承担删除专题网页、赔礼道歉和赔偿精神损害等侵权责任。天涯虚拟社区网在知道网上违法或侵权言论时采取了删除措施,已经履行了监管义务,不承担侵权责任。

    7 闫某与北京新浪互联信息服务有限公司、北京百度网讯科技有限公司侵犯名誉权、隐私权纠纷案

    ——原告有权通过诉讼方式要求网络服务提供者提供侵权人的相关个人信息

    某新浪博客博主发表涉及原告个人隐私的文章,原告先后向新浪公司和百度公司发出律师函要求采取必要措施,新浪公司在诉讼中未提交证据证明其采取了删除等必要措施,百度公司则提供证据证明采取了断开链接、删除等措施。原告起诉要求两公司提供博主的个人信息。

    北京市海淀区法院认为,新浪公司不能证明其尽到事前提示和事后监督义务,应承担相应不利法律后果,相反,百度公司尽到了相应义务,不承担侵权责任。另外,原告有权知晓该网络用户的个人信息以便主张权利,新浪公司应当在网络技术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向原告披露上述博主的网络用户信息。

    8 徐杰敖与北京新浪互联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侵犯名誉权纠纷案

    ——转载者的责任:专业媒体应承担更大的注意义务

    2003年11月14日华商晨报发表徐杰敖“持伪证、民告官、骗局被揭穿”一文;同日,新浪网站转载了上述文章,并长达八年之久。 另案生效判决认定华商晨报社侵犯了徐杰敖的名誉权并赔偿精神抚慰金2万元。 2006年6月9日华商晨报社在当日报刊尾版夹缝中刊登了对徐杰敖的致歉声明,但是字数、篇幅确实过小不是很显著。徐杰敖以新浪公司未及时更正为由请求其承担侵权责任。

    北京海淀区法院认为,因华商晨报的致歉声明篇幅过小且位置不显著,因此新浪没有及时删除侵权文章,虽不具有主观恶意但具有过失,应当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最终,法院判决新浪赔偿原告经济损失8万元及精神损害抚慰金2万元。

 

 

上一篇:最高院:刑民交叉案件中借款合同的效力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