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股东滥用股东权利损害公司或其他股东利益的,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发布时间:2019/1/19 22:45:29 点击数:
导读:●公司股东滥用股东权利损害公司或其他股东利益的,应当承担赔偿责任。——立中公司与宝华公司等损害公司利益责任纠纷诉争点:公司注册资金验资后,股东利用其股东身份通过借贷方式将公司的资金借出的行为,是否构成抽

●公司股东滥用股东权利损害公司或其他股东利益的,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立中公司与宝华公司等损害公司利益责任纠纷

诉争点:

公司注册资金验资后,股东利用其股东身份通过借贷方式将公司的资金借出的行为,是否构成抽逃出资?构成抽逃出资的,行为人应当如何承担责任?

法律依据:

《公司法》

20条:公司股东应当遵守法律、行政法规和公司章程,依法行使股东权利,不得滥用股东权利损害公司或者其他股东的利益;不得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损害公司债权人的利益。

公司股东滥用股东权利给公司或者其他股东造成损失的,应当依法承担赔偿责任。

35条:公司成立后,股东不得抽逃出资。

200条:公司的发起人、股东在公司成立后,抽逃其出资的,由公司登记机关责令改正,处以所抽逃出资金额百分之五以上百分之十五以下的罚款。                                                                                                                                                                                                                                                                      

《公司法》司法解释三:

12条:公司成立后,公司、股东或者公司债权人以相关股东的行为符合下列情形之一且损害公司权益为由,请求认定该股东抽逃出资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一)制作虚假财务会计报表虚增利润进行分配;

(二)通过虚构债权债务关系将其出资转让;

(三)利用关联交易将出资转出;

(四)其他未经法定程序将出资抽回的行为。

13条:股东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公司或者其他股东请求其向公司依法全面履行出资义务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14条:股东抽逃出资,公司或者其他股东请求其向公司返还出资本息、协助抽逃出资的其他股东、董事、高级管理人员或者实际控制人对此承担连带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经典案例[1]

立中公司、宝华公司、王洋、光社公司、华睿公司是庆华公司的股东,王勇、李好、何琴为庆华公司的高级管理人员。

为运作宝华十堰分公司项目,宝华公司、立中公司、王洋、光社公司、华睿公司发起设立了庆华公司,作为宝华十堰分公司的实际运作载体。201093日,上述五方股东签订了《出资人协议书》、《出资人补充协议书》、《出资人借款协议书》,其中的《出资人协议书》是庆华公司工商登记备案的发起人协议,《出资人补充协议书》、《出资人借款协议书》是未经工商登记备案的协议。《出资人补充协议书》约定本协议是《出资人协议书》的补充协议,有不一致时以本补充协议为准。根据以上事实可以认定,《出资人协议书》是五方股东对外公开的表面协议,其真正的发起人协议实由《出资人补充协议书》和《出资人借款协议书》组成。根据《出资人补充协议书》和《出资人借款协议书》的约定,庆华公司1亿元注册资本实际来源于王洋、光社公司、华睿公司,三方股东各占庆华公司1866万元出资额和18.66%的股权,宝华公司是以无形资产出资,占庆华公司2500万元出资额和25%的股权,立中公司是以资质备案费用出资,占庆华公司1902万元出资额和19.02%的股权,宝华公司的2500万元出资和立中公司的1902万元出资系向王洋、光社公司、华睿公司现金借款而来,宝华公司和立中公司将款项汇入验资账户,并约定,借款期间不计息,此借款由庆华公司以技术转让费的名义在五年内向宝华公司、立中公司支付完毕,宝华公司、立中公司必须将此款用于归还王洋、光社公司、华睿公司。

2010927日,庆华公司股东一致通过第一届第二次股东会决议,决定在不影响庆华公司项目建设的情况下,王洋、光社公司、华睿公司可向庆华公司借用部分所需资金,并且必须按照《出资人补充协议书》确定借款利息和还款期限并办理借款手续;对不能按期还款的股东,按应还款日期计算,每逾期一天,罚滞纳金10万元,10日后继续逾期未还,每日罚滞纳金20万元,以每10日为一期限,罚款金额累计以两倍计算,以此类推,同时必须出让其持有的股权,其他股东可优先购买;借款额度为王洋、光社公司、华睿公司各2300万元,合计6900万元。

此后,王洋、光社公司、华睿公司分别向庆华公司借款2300万元,后又在立中公司不知情的情况下分别借款1000万元,总计共借款9900万元。

201236日,庆华公司召开第一届第三次股东会,通过决议,决议载明,王洋、光社公司、华睿公司各向庆华公司借款3300万元,利息由原年利率4.86%调整为1%,滞纳金全部免除,计息截止201236日。立中公司投反对票,其他四方股东投同意票。

201245日,庆华公司召开第一届第四次股东会,立中公司经通知未参加,其余四方股东同意通过决议。决议载明,同意解散公司,停止营业,进行清算;通过庆华公司解散方案;决定成立清算组及清算组成员。

2012619日,庆华公司召开第一届第五次股东会,立中公司经通知未参加,其余四方股东同意通过决议。决议载明:五方股东参会,立中公司反对,其他股东同意;对清算方案作出修改,清算组根据修改意见进行了修改。修改后的清算方案载明,庆华公司在清偿债务后的剩余财产预计有10002.949444万元,按出资比例分配,因《出资人借款协议书》第五条约定宝华公司和立中公司应当在庆华公司终止时首先支付借王洋、光社公司、华睿公司的款项,因此分配给宝华公司和立中公司的剩余财产,直接偿还向三家股东的借款,三家股东将该款直接用于抵减向庆华公司的借款;王洋、光社公司、华睿公司用前述分配的剩余财产直接抵减向庆华公司的借款。

另:庆华公司成立后,未实际经营。

因庆华公司注册资本被大量借出,立中公司要求查阅公司会计账簿被拒。在寻求公司内部救济无果后,便以被告严重损害公司及其股东的利益为由向十堰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并请求:

1.判令宝华公司、王勇、李好、何琴、王洋、光社公司、华睿公司追(收)回庆华公司注册资本3000万元及利息并承担追(收)缴缺额的赔偿责任;

2.被告承担本案的全部诉讼费用。

20131125日,立中公司书面申请放弃对王伟、李好、何琴的诉讼请求。并且,提出另外6900万元的借款另案处理。

经过审理,一审法院认为庆华公司借款给王洋、光社公司、华睿公司,是公司依法享有其财产所有权的体现,属合法的借贷关系;本案争议的3000万元借款属庆华公司的财产,公司依法享有债权,王洋、光社公司、华睿公司依法承担相应的债务,合法的借贷关系不构成抽逃出资。立中公司所诉公司股东滥用股东权利损害公司或其他股东利益及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执行职务违反法律、法规或者公司章程规定的事实不成立,对其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因此,一审法院判决,驳回立中公司的诉讼请求。

立中公司不服一审判决,向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二审法院经审理后判决:

1.撤销湖北省十堰市中级人民法院(2012)鄂十堰中民二初字第00024号民事判决;

2.王洋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向庆华公司返还1000万元及利息(2011120日起至2011520日的利息按年利率4.86%计算,其后的利息按中国人民银行规定的金融机构同期贷款基准利率的四倍计付至本判决确定的给付之日止);

3.光社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向庆华公司返还1000万元及利息(2011120日起至2011520日的利息按年利率4.86%计算,其后的利息按中国人民银行规定的金融机构同期贷款基准利率的四倍计付至本判决确定的给付之日止);

4.华睿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向庆华公司返还1000万元及利息(2011125日起至2011413日的利息以本金960万元按年利率4.86%计算,2011414日起至2011520日的利息以本金1000万元按年利率4.86%计算,其后的利息按中国人民银行规定的金融机构同期贷款基准利率的四倍计付至本判决确定的给付之日止);

5.王洋、光社公司、华睿公司、宝华公司对上述返还出资本息的债务相互之间承担连带责任。

辨法析理

本案二审法院撤销原判的主要理由在于对王洋、光社公司、华睿公司从庆华公司获得借款9900万元的性质的认定与一审法院不同。

一审法院关于“公司股东是否滥用股东权利损害公司或其他股东利益问题”,认为王洋、光社公司、华睿公司分别向庆华公司借款1000万元的事实清楚,依据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工商企字(2002)第180号《关于股东借款是否属于抽逃出资行为问题的答复》的规定,庆华公司借款给王泽洋、光社公司、华睿公司,是公司依法享有其财产所有权的体现,属合法的借贷关系;本案争议的3000万元借款属庆华公司的财产,公司依法享有债权,王泽洋、光社公司、华睿公司依法承担相应的债务,合法的借贷关系不构成抽逃出资。

二审法院则认为,泽洋、光社公司、华睿公司从庆华公司借得9900万元资金的性质是否属抽逃出资的问题,应从庆华公司设立背景与目的、借款资金的来源、公司章程和有关协议书的约定、借款实际发放的操作过程等事实基础方面,结合法律规定综合分析。

庆华公司设立后,王洋、光社公司、华睿公司在宝华公司的协助下(宝华公司虽未借款,但对王洋、光社公司、华睿公司借款的股东会决议都表示同意,协助了三方股东取得公司财产),利用对公司的控制,通过在董事会及股东会表决权上的优势,以借款为名义,在公司成立后的短期内以限制立中公司股东知情权的方式无担保地从庆华公司取得9900万元,已占庆华公司注册资本的99%,并且其中的3000万元超出了股东会决议的范围,也未告知立中公司。并且,在取得资金后,以上三股东及宝华公司利用对公司董事会和股东会的控制,不顾立中公司反对,通过庆华公司第一届第三次董事会和股东会决议,决定对王洋、光社公司、华睿公司从庆华公司取得的9900万元资金的年利率降低为1%,免除滞纳金,推迟还款期限、设定计息截止日,造成应归还的公司财产未能归还,公司不能取得应得利息。

综合上述情况来看,王洋、光社公司、华睿公司向庆华公司借款的行为实质上构成抽逃出资,损害了公司及其他股东的利益。宝华公司因协助抽逃出资,应当对抽逃的3000万元出资本息承担连带返还责任。

实务延伸:

◆以借款的形式抽回部分注册资金是否属于抽逃出资的行为?

本案一审法院依据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关于股东借款是否属于抽逃出资行为问题的答复》,认定王洋、光社公司、华睿公司的借款不属于抽逃出资行为。但股东的借款是否属于抽逃出资不能一概而论,还需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股东与公司之间合法的借贷关系受法律保护,但何为“合法”?合法应当包括股东借款应当经过全体股东同意,并履行了法定程序;股东借款应当与企业签订借款协议,并依法履行借款人的权利、义务,按期还本付息;股东是企业的出资人,其借款行为不应当出现有损于其他股东利益和公司利益的行为等等。

结合本案,三被告股东的借款存在以下情形:限制本案原告的知情权、利用股权比例占多数的优势通过“降低年利率、免除滞纳金、推迟还款期限、设定计息截止日”等内容的股东会决议。考虑这些情形之后,不免看出该借款行为应认定为不合法,实际上损害了公司和其他股东的利益,所以该借款行为应认定为抽逃出资的行为。

 

上一篇:股东请求公司分配利润,应在公司做出分配利润决议后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