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东请求公司分配利润,应在公司做出分配利润决议后

  发布时间:2019/1/19 22:41:55 点击数:
导读:◆股东请求公司分配利润,应在公司做出分配利润决议后——胡华诉河南思想自动化设备有限公司盈余分配纠纷案诉争点:在公司存在利润但股东会对利润分配未作出决议之前,股东是否有权直接要求公司向股东分配利润?法律依

◆股东请求公司分配利润,应在公司做出分配利润决议后

      ——胡华诉河南思想自动化设备有限公司盈余分配纠纷案

 

诉争点:在公司存在利润但股东会对利润分配未作出决议之前,股东是否有权直接要求公司向股东分配利润?

 

法律依据:

《公司法》

第三十七条  股东会审议批准公司的利润分配方案和弥补亏损方案。

第四十六条  董事会对股东会负责,制订公司的利润分配方案和弥补亏损方案。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 若干问题的规定(四)》

第十四条 股东提交载明具体分配方案的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的有效决议,请求公司分配利润,公司拒绝分配利润且其关于无法执行决议的抗辩理由不成立的,人民法院应当判决公司按照决议载明的具体分配方案向股东分配利润。
  第十五条 股东未提交载明具体分配方案的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决议,请求公司分配利润的,人民法院应当驳回其诉讼请求,但违反法律规定滥用股东权利导致公司不分配利润,给其他股东造成损失的除外。

典型案例:[1]

1998年4月29日,胡华、王伟、李丽、李新作为发起人,在河南省工商行政管理局注册成立了思想公司,公司性质为有限责任,注册资本金为300万元,胡华、王伟、李丽、李新四个自然人股东出资额均为75万元,胡华为董事长。思想公司章程载明:第八条、股东享有的权利是股东按照出资比例分取红利;第二十八条、公司分配当年税后利润时,应当提取利润的百分之十列入公司法定公积金,并提取利润的百分之五至百分之十列入公司法定公益金,公司法定公积金累计额为公司注册资本金的百分之十五以上的,可不再提取,公司提取公积金、法定公益金后所余利润,公司按照股东的出资比例分配。思想公司2004年度企业财务会计报表载明,截止2004年12月底思想公司未分配利润(历年)期末数为103812679.64元,资本公积金期末数为34803668.26元,盈余公积金期末数为65351871.29元。

2005年3月3日,胡华以思想公司自成立以来长期拒不向股东分红、损害股东利益为由,向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思想公司向其分红4000万元。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经审理后作出(2005)豫法民二初字第15号民事判决:一、思想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支付胡华盈余分红款25953169.91元。二、驳回胡华的其他诉讼请求。
  思想公司不服原审法院上述民事判决,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上诉。理由是公司是否分配利润,分配的具体方案等是公司内部决策的事务,原审直接判令思维公司对胡克分红,侵害了公司的自主经营权。
  最高人民法院(2006)民二终字第110号判决:一、撤销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2005)豫法民二初字第15号民事判决。二、驳回胡华的诉讼请求。

 

辩法析理:

本案争议的焦点在于,在公司存在经营利润却又未分配的情况下,股东是否可以径直要求公司分配利润?

原审法院认为,思想公司成立以来,盈利丰厚,截止2004年底,思想公司未分配利润已有1亿元以上,但公司成立以来至今没有向股东分红。思想公司有巨额利润而长期拒不向股东分配,违反了《公司法》规定,特别是在股东之间发生纠纷时,长期不分配利润损害了占股比例小的股东的利益。故胡华可以通过诉讼要求公司分配利润。思想公司依法应向胡华分红。按照《公司法》第三十三条和思想公司的章程规定,胡华按照其出资比例对思想公司的盈余享有25%的分配权。故胡华请求分红的主张有相应的事实及法律依据,应受法律保护。

最高人民法院认为,有限责任公司利润分配方案应由公司董事会制订并由公司股东会审议批准。据此,在公司董事会、股东会未就公司利润分配方案进行决议之前,公司股东直接向人民法院起诉请求判令公司向股东分配利润缺乏法律依据。因此,本案中在思想公司董事会、股东会未就公司利润分配作出决议之前,胡华以股东身份直接向人民法院起诉请求分配公司利润,其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由于公司是否分配利润以及分配多少利润属公司董事会、股东会决策权范畴,原审判决认定思想公司有巨额利润而长期拒不向股东分配损害了占股比例较小的股东的利益,并据此迳行判决公司向股东分配利润,不符合公司利润分配的法律规定,应当予以纠正。

笔者认为,公司股东在公司治理过程中享有一定的自治权利,在公司或股东能够通过其他途径化解纠纷或解决矛盾的情况下,应尽量减少司法力量的干预。因此,股东虽基于股权取得利润分配的期待权,但能否转化为具体的利润分配请求权,取决于公司是否有可分配利润以及股东会是否依法作出分配利润的决议等多项条件。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四)》第十四条规定,股东请求公司分配利润时,应提交载明具体分配方案的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的有效决议。也就是说,在已形成有效的利润分配方案而公司拒不执行时,公司股东方可提起盈余分配纠纷诉讼。从另一角度来考虑,只有形成有效的利润分配方案而不执行才侵害了股东的盈余分配请求权这一确定的权利。故在股东会作出决议之前,股东并不享有利润分配请求权,继而不具有相应的诉权,股东直接向人民法院起诉请求判令公司向股东分配利润缺乏法律依据。

 

延伸思维:

一、公司有可供分配的利润但却因种种原因不召开股东会通过相关利润分配方案,此时股东利润分配请求权如何救济呢?

针对此问题,《公司法》第七十四条规定了股东退出机制:(一)公司连续五年不向股东分配利润,而公司该五年连续盈利,并且符合本法规定的分配利润条件的,对股东会该项决议投反对票的股东可以请求公司按照合理的价格收购其股权。自股东会会议决议通过之日起六十日内,股东与公司不能达成股权收购协议的,股东可以自股东会会议决议通过之日起九十日内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二、公司章程在对股东分配利润已有规定的情况下,是否还需要另行出具股东会决议?

公司章程对于债权人和社会公众来说,是其信赖和了解公司的基本依据,但对于股东来说,公司章程仅是股东内部的一种契约,股东可以通过其他合意且在不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的情况下进一步确定各自得到权利义务,甚至否定公司章程的约定,故涉及股东之间的问题应该以股东之间的内部真实合意为准。

所以,如果仅有公司章程(且公司章程对于股东分红并无具体和明确的分配方案),在没有股东会具体决议的情况下,不应分红。如果公司章程有具体分配方案、公司盈余符合分配方案,且方案合法的,应当根据公司章程进行分红。在公司章程明确、具体、合法且可操作的情况下,再要求公司做出股东会决议,将使公司章程失去意义。

解读:赵新春律师,北京华沛德权律师事务所


上一篇:最高法网络侵权纠纷案件的司法解释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