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卖合同中货物质量检验期有约定的应及时处理

  发布时间:2019/1/19 21:41:30 点击数:
导读:买卖合同的履行过程中,出卖人交付标的物后,接下来的一个重要问题就是买受人对标的物的检验,检验的目的是查明出卖人交付的标的物是否与合同的约定相符,因此它密切关系着买受人的合同利益,对标的物的及时检验,可以

买卖合同的履行过程中,出卖人交付标的物后,接下来的一个重要问题就是买受人对标的物的检验,检验的目的是查明出卖人交付的标的物是否与合同的约定相符,因此它密切关系着买受人的合同利益,对标的物的及时检验,可以尽快地确定标的物的质量状况,明确责任及时解决纠纷,有利于加速商品的流转。否则,就会使合同当事人之间的法律关系长期处于不稳定的状态,不利于维护健康正常的交易秩序。所以,本条要求买受人收到标的物后应当按约定的期间检验,如果没有约定期间的应当及时进行检验。

法律依据:合同法第一百五十七条买受人收到标的物时应当在约定的检验期间内检验。没有约定检验期间的,应当及时检验。

原告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两被告向原告支付货款83172.17元及利息(利息以83172.17元为基数,自2015年11月1日起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至款项付清之日止);2、两被告承担本案的诉讼费。事实和理由:原告与被告一直有业务往来,原告与被告刘某南约定由原告供应皮革料给两被告,约定货款结算方式为当月货款次月结清,截止2016年3月15日两被告共欠原告货款83172.17元未支付,该款项经原告多次催收无果。

两被告辩称:其不确认尚欠原告83172.17元货款,两被告已于2016年4月27日通过第三方东莞市某某无纺布有限公司向原告支付货款30000元。此外,因原告提供的皮革原料存在质量问题,2016年3月15日经双方协商同意扣减50000元货款,所以其尚欠原告货款为3172.17元。

诉讼中,原告将诉讼请求变更为:1、两被告向原告支付货款83172.17元及利息(利息以83172.17元为基数,自2016年3月16日起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至款项付清之日止);2、两被告承担本案的诉讼费。

本案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对于当事人无异议的证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根据当事人陈述和经审查确认的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 原告主要从事皮革、毛皮、羽毛及其制品和制鞋业,两被告从事皮革原料贸易。2014年7月2日至2016年3月15日,原告与两被告存在交易往来,原告向两被告供应皮革原料。双方没有签订书面买卖合同,一般交易习惯为:两被告向原告下订单,由原告发货给被告,并由被告刘某南或其授权员工签收送货单,每月均有对账。2016年3月15日,原告制作对账单,载明2015年9月1日至2016年3月15日,被告刘某南尚欠原告货款83172.17元,并备注“请确认后签名回传,否则视同确认,我司将此作为收款依据”。同日,被告刘某梅在一张载明“收到某2016年3月15日止对账单一份2016.3.15”的白纸上签字,并交原告收执。2016年4月27日被告通过第三方东莞市某某无纺布有限公司向原告支付货款30000元,原告确认收到该笔款项。

另查明,被告刘某南、刘某梅于2003年5月28日登记结婚。

对于有争议的事实,本院认定事实如下 :

1、关于被告刘某南、刘某梅尚欠原告货款的实际数额问题。原告主张两被告尚欠货款83172.17元。被告刘某南认为其未收到2016年3月15日对账单,亦未确认该对账单中的83172.17元欠款,被告刘某梅虽有在空白纸上签名,但并非对该对账单的确认,该签名纸上载明的“收到某2016年3月15日止对账单一份”字样并非其本人所写;实际拖欠货款数额应以有其签名的已扣减50000元折扣款对账单为准,该50000元扣减款已经双方协商确定,实际拖欠货款应为33172元,另扣减已通过第三方支付的30000元,尚欠3172元。原告认为,扣减50000元货款并未经双方协商确定,被告刘某南单方在对账单中注明扣减50000元,对原告不具约束力。本院认为,原告陈述其制作好对账单后,要求被告刘某南予以签名确认,但因未找到被告刘某南,仅找到被告刘某梅,便要求刘某梅对该对账单予以签名确认,但其不同意在对账单上签名,便要求其在另外一张空白纸上签名,并注明收到该对账单。被告提出除本人签名为真实外,其余字迹均不是刘某梅本人所写,未提供证据证明,应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被告刘某梅的签名应视为对欠款数额的确认。同时,被告在对账单中备注扣减50000元货款为其单方行为,其亦未提供证据证明已经双方协商同意。再者,从被告刘某南在该对账单中签名备注扣减50000元的行为可知,被告刘某南已实际收到该对账单,其关于未收到该对账单的主张不成立。因此,被告上述主张理据不足,本院不予采信。综上,本院认定,截止2016年3月15日,被告尚欠原告货款总额应为83172.17元。扣减原告已确认的被告于2016年4月27日通过第三方东莞市某某无纺布有限公司支付的30000元,尚欠货款为53172.17元。

2、关于原告交付的货物是否存在质量问题。被告提出因原告交付的货物存在质量问题而拒付货款。原告提出被告在其签收的送货单中明确载明:“如发现质量问题,七天内提出商议,否则我方概不负任何责任”,被告未在规定期限内提出质量异议,应视为货物无质量问题。本院认为,被告签收的送货单上对货物质量的约定,对双方具有约束力,被告未提供证据证明其在规定期限内提出质量异议,亦无证据证明货物存在质量问题,应视为产品质量符合双方约定。因此,被告该主张无理,本院不予采信。

诉讼中,原告向本院申请诉讼财产保全并已提供担保,本院经审核后依法作出(2016)粤0114民初xxxx号民事裁定书并已执行诉讼保全措施,原告为此支付了保全费850元。

本院认为:原、被告之间进行皮革原料交易的事实以及被告拖欠原告53172.17元货款的事实,有送货单、对账单、原告陈述为证,上述证据相互印证,形成完整的证据链,双方买卖合同关系成立,本院予以确认。两被告拖欠原告53172.17元货款的事实,本院予以认定。因此,两被告应偿还原告53172.17元货款,原告主张合理部分,本院予以支持。 关于利息,双方虽未约定利息,但两被告逾期未付货款的行为确实造成原告孳息损失,现原告要求两被告支付利息,本院予以支持。原告主张被告以83172.17元为本金,自欠款之日即2016年3月16日起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支付利息至款项付清之日止,该利息计算标准有误,本院将其调整为以53172.17元为本金,自起诉之日即自2016年6月22日起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至款项付清之日止。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零九条、第一百五十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刘某南、刘某梅自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深圳市某橡塑有限公司支付货款53172.17元;

二、被告刘某南、刘某梅自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深圳市某橡塑有限公司支付利息(以53172.17元为本金,自2016年6月22日起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至款项付清之日止);

三、驳回原告深圳市某橡塑有限公司其他诉讼请求。

法律要点评析:本案中被告提出抗辩,因原告交付的货物存在质量问题才拒绝向原告支付货款的,但双方在送货单中明确载明如发现质量问题,七天内提出商议,过期原告不再承担责任,但被告并未在规定质量检验期限内提出质量异议,根据合同法第一百五十八条的规定,应视为货物无质量问题。被告签收的送货单上对货物质量检验的约定对双方具有法律约束力,被告未提供证据证明其在规定期限内提出质量异议,亦无证据证明货物存在质量问题,应视为产品质量符合双方约定。因此,被告以货物存在质量问题为由拒绝付款的,未能得到法律支持。


上一篇:买卖合同中货款的支付时间没有约定或约定不明的处理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