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卖合同中货款的支付时间没有约定或约定不明的处理

  发布时间:2019/1/19 21:40:07 点击数:
导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一条的规定,在买卖合同中对于买受人应当于何时支付货款,该条文表明按三种方式确定了支付货款的时间。首先按照双方约定的时间支付,双方订立的买卖合同具有法律效力,如果约定了付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一条的规定,在买卖合同中对于买受人应当于何时支付货款,该条文表明按三种方式确定了支付货款的时间。首先按照双方约定的时间支付,双方订立的买卖合同具有法律效力,如果约定了付款时间的,买受人应当按时支付,这履行合同的基本法律义务。其次对于没有约定付款时间的处理,即根据合同法第六十一条的规定,允许双方协商确定,如果不能协商的,则要根据合同的其它条款或交易习惯确定。最后如果根据合同法第六十一条仍然确定不了的,则在收到标的物或提取标的物的单证时同时支付,通俗的说法就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法律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一百六十一条买受人应当按照约定的时间支付价款。对支付时间没有约定或者

约定不明确,依照本法第六十一条的规定仍不能确定的,买受人应当在收到标的物或

者提取标的物单证的同时支付。

司法案例:在买卖合同纠纷中对账后未约定付款日期,法院认定从对账当日为付款日期,并从该日期开始计算逾期利息。

某源化工公司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两被告立即清偿拖欠原告货款人民币120500元及延付利息(从2015年5月28日开始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算至付清日止);2、本案诉讼费由两被告承担。事实和理由:原告是专营批发、销售化工原料的私营企业。被告租赁清远某安电镀有限公司的厂房作五金电镀车间,从事五金电镀生意,因被告经营需要,在2014年开始被告向原告购买电镀用的化学原料,双方形成稳定的交易关系,鉴于此关系,原告每次向被告供货,被告均不是立即结清款项给原告,而是以周转困难为由一致暂时拖欠原告货款。直至2015年5月28日,原被告双方对之前发生的业务进行确认,被告确认至2015年5月28日止共拖欠原告货款211000未付,当天原告开具销售发票拟收取货款,该销售发票以广州市某源化工有限公司为收款单位,以清远某安电镀有限公司为付款单位向被告出具,但被告要求银行转账形式支付给原告,被告立即向原告出具销售发票收条,内容:“现收到广州市某源化工有限公司发票贰份,发票号码:13904127、13904128。发票总金额211000元(已付送货单)。并注明:货款未付,以汇款形式支付,货款到齐后此收条作废。汇款银行及账号:中国银行广州花都花城路支行6587XXXX7060。”但在原告出具票据后直到2015年9月份,被告才汇入款项90500元,余款120500元至今未付。从本案原告提供的收条内容反映,被告已收取了原告开具的发票,应当认定原告在出具收条当天即2015年5月28日向被告主张权利,但被告只偿还了90500元,利息应当从原告主张权利之日即2015年5月28日起以本金120500元为基数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算利息。因此,原告认为:在还款时间上,已给被告足够的准备时间,但至今拖欠原告货款120500元分文未付。

邱某辉、蔡某慧未作答辩。

经审理查明:某源化工公司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某源化工公司所举的证据和所作的陈述因无相反的证据反驳,也无影响证明效力的因素,且某源化工公司保证真实,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

本院认为:邱某辉拖欠某源化工公司货款211000元的事实,有其签字确认的已注明货款未付的收条为据,而邱某辉未到庭应诉亦无提供书面抗辩意见,本院依法予以确认。根据汇款凭证及某源化工公司自认,邱某辉已付90500元,剩余120500元未付,现某源化工公司起诉催收,邱某辉理应予以支付。《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六十一条规定:“买受人应当按照约定的时间支付价款。对支付时间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依照本法第六十一条的规定仍不能确定的,买受人应当在收到标的物或者提取标的物单证的同时支付。”现原、被告并无就涉案货款约定付款期限,故现某源化工公司主张邱某辉从对账之日即2015年5月28日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付利息至付清款项之日止,于法有据,本院予以支持。

关于本案债务是否为邱某辉、蔡某慧的夫妻共同债务。本院认为,邱某辉、蔡某慧于2002年3月25日登记结婚,而邱某辉欠某源化工公司货款的行为发生在其二人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现蔡某慧未到庭应诉,亦未提供证据证实该债务系邱某辉的个人债务,故邱某辉所欠某源化工公司款项,应属其与蔡某慧的夫妻共同债务,理应共同偿还。

综上所述,某源化工公司主张邱某辉、蔡某慧支付货款120500元及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自2015年5月28日起计付利息至实际清偿之日止的诉讼请求,依据充分,本院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九条、第一百五十九条、第一百六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四条第四款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邱某辉、蔡某慧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广州市某源化工有限公司清偿货款120500元;

二、被告邱某辉、蔡某慧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广州市某源化工有限公司支付上述款项的利息(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自2015年5月28日起计至实际清偿之日止)。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2808元,由被告邱某辉、蔡某慧负担。

法律要点评析:原、被告双方对之前发生的业务进行确认,至2015年5月28日止被告共拖欠原告货款211000未付,但确认的凭据上并无表明货款于何时支付,因原、被告双方并无就货款约定了付款期限,二被告也无到庭抗辩和陈述,所以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六十一条的规定,认定2015年5月28日双方确认货款金额的当日即为付款的日期。


上一篇:合同无效的几种情形及其法律后果 下一篇: